zephyr21

回忆录(叙一all无差)

【奇怪的意识流】【听歌听出来的脑洞】【没有明显的cp】
我从来没有写过意识流也没怎么看过意识流的文,所以大家就将就一下

一些设定说明
考斯藤的生命都是很短暂的,一旦不再启用,他们就算作“死亡”(也就是说每个考斯藤大概只有一年的寿命),被“唤醒”以后会丢失绝大部分记忆。
——————————————————————————————

1.
“hi,我是魅影”
“hi,我是叙一,短节目”
……
“嘭!”
看到他倒在地上的一刻,我的世界都停止了。
“魅影!”
“魅影不要继续了,求你!”
“哪怕一个跳跃都做不了,这也是我一定要完成的使命。”
……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看完比赛的,宛若一个世纪的四分半。

“叙一,”
那天魅影笑得很好看。
“要加油啊!”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2.
“hi,我是魅影”
“hi,叙一”。
说不出来的感觉,熟悉却又陌生,明明不是一个人却又相似的可怕
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你?
我不能告诉你你是那个人的替代,也不能说服自己忘掉过去的经历
“hey,我做错了什么吗?感觉你一直在躲着我”
“啊?有吗?”
对不起,我做不到,做不到待你如初。
……
“要加油啊!”
蓝魅走的时候,说的话都和他一样。

3.
“晴明,seimi,下赛季多多指教”
“我是叙一,也请多多指教”
seimi和他们都不一样,带着阴阳师特有的冷清与风骨。

“110.95!”
“219.48!”
“330.43!”
“The New World Record Again!!!”
那是我生命中最愉快的一天。
兴奋到难以入眠,和晴明漫步在凌晨的街道。
我还记得他指尖的温度,记得他唇齿的触感。
虽然之后我们再未提起。
……
“你想继续吗?”晴明最后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也没有机会让我来回答了。
陷入沉睡之前甚至有些奇怪的满足感:
终于不用再看着你们离开,独留我一个人在世界挣扎。

4.
混沌中出现一丝亮光。
“……醒了?”
世界突然出现了。我身边似乎还有两个人。
“我是羽生结弦”
“我是crazy”
crazy你脸色为什么这么差?

“我希望你成为下个赛季的短节目,并且在商演中滑一段crazy的节目。”
羽生说。

5.
“你想继续吗?”
“晴明”
“要加油啊!”
“hi,我是魅影”
突然惊醒,这些模糊的片段看起来是如此真实,却又如此遥远。
这些人,真的存在过吗?他们跟我,是什么关系呢?
他们,很重要吗?

6.
我是谁?
肖邦第一叙事曲

我之前存在过吗?
存在过,也没有存在过。

我是什么呢?
你是新的传奇。

——————————————————
一些说明:
叙一1.0和叙一2.0之间没有记忆缺失是因为中间没有“死亡”的时间。
但是叙一3.0对之前的事情就几乎没有印象了。
还有一些隐含的梗(只存在于lo主的脑子里的梗):血魅和叙一算是官方cp(本文的官方)。蓝魅其实是有血魅的记忆的,所以蓝魅是喜欢叙一的,但是叙一不知道。晴明和叙一止步于双向暗恋。crazy自愿和HL一起走的,所以才唤醒了叙一。叙一最后忘掉了之前的所有人。
至于6,完全就是个应援,其实略鸡肋……

HL×crazy相性100问【10-50】

还是写一下警告吧……
【互攻】【OOC严重】【小学生文笔&脑洞】
欢迎捉虫

大白鹅:由于一些突发状况我们需要推迟后面的访谈,非常抱歉,谢谢大家前来观看!(碎碎念:这才十问啊我的天呐……)

———————一天之后————————

大白鹅:真是艰辛啊……(默默看向脸色不好的crazy和红着眼眶的HL…)嗯我们先来一些轻松的话题吧。
HL:嗯嗯。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HL:很好啊
crazy:嗯。
大白鹅:(嗯,有希望)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HL:疯酱,crazy,prince,亲爱的,嗯还有其他一些
大白鹅:居然会叫全名?
HL:他的名字真的很好念啊
大白鹅:那crazy呢?
crazy:小九,九宝,嗯就这些吧。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crazy:现在这样就蛮好的。
HL:其实还蛮希望他能叫我“亲爱的”的。
crazy:(转头)亲爱的?
HL:(脸红)嗯~
大白鹅:(碎碎念)我好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crazy:狐狸,不然就是猫,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其实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HL:(笑)crazy啊……很难想呢,像夜莺。
大白鹅:(●—●)为什么?
HL:非常美好,想让人关起来私藏(笑)。
(蓝散:我竟然不知道HL还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晴明:我以为我一直是最腹黑的…)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HL:如果可以的话,再一个赛季的时间。
crazy:没事啦,这一个赛季,我们已经完成我们的使命了。送他什么呢……好困难,把我送给你你要吗?(纯洁的小眼神)
HL:不能更满意了。(搂住crazy)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crazy:他送的就很好~
HL:他要能真的把他送我就好啦
crazy:你不是已经有了么?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HL:嗯,就是有什么想法或者不满的时候闷着不说吧,让人不知道他怎么了。
大白鹅:这就是傲娇的奥义吧?那crazy呢?
crazy:……(笑)欲求不满?
HL:(惊)我没有满足你吗?(捏crazy的腰)
crazy:嘿!逗你玩的~
大白鹅:…这才16问……还有未成年儿童……
(罗密欧&黑散:其实我们也都懂啊……不存在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蓝散:说什么呢!注意点,你们几个还未成年呢。
茱丽叶:小狼崽别声张。)

17 您的毛病是?
HL:强势,容易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crazy:有些外强中干吧,还是避免不了过激的情绪。

18 对方的毛病是?
HL:偶尔的傲娇和固执吧。
crazy:HL有时候会意外的强势,也会有些固执。
HL:但是固执的点不太一样,所以矛盾真的发生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僵住,很幸运呢~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HL: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荷尔蒙到处撩人。还有就是有心事却自己闷着。
crazy:……_(:з」∠)_
HL:但是这样才是我喜欢的你呀(笑)
大白鹅:(好撩……)crazy呢
crazy:他的话,大概是偶尔的大男子主义吧,比较强势,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很照顾我的感受的。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crazy:应该就是比较喜欢玩吧,其实不是故意的啊……
HL:占有欲吧,会给他压力
大白鹅:嗯虽然说难免但是还是要给对方一点空间呢。
crazy:其实我大部分时候都不介意,他如果没有这样的话我才担心我的地位呢。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crazy:就是该做的都做了吧。
HL:他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crazy:(脸红)
大白鹅:突然表白?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HL:附近的公园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crazy:有点尴尬吧,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但是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和他出去,很开心。
HL:他可害羞了呢,只是拉着手脸就红红的,然后话也说不好。我还以为他很有经验呢。
大白鹅:真的是crazy吗?
crazy:没有那么严重吧(拍HL)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crazy:我吻了他。
大白鹅:这很疯酱。
crazy:当时风景很好,人也蛮少,和他一起坐在草地上,就突然很想吻他。
大白鹅:(脑内放映电影)哇~
HL: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就是很轻的吻。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HL:附近的公园还有咖啡厅什么的?冰场算吗?
crazy:如果算冰场的话那应该就是冰场了吧。
大白鹅:所以我…每天都是电灯泡?天呐……我都经历了什么?
HL:其实你和小紫也超闪的。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HL:其实我不确定我们会不会过生日
大白鹅:那比较特别的日子会做什么准备呢?
HL:嗯……尽量缩短训练时间,买好菜做他喜欢的?
crazy:尽量减少训练时间吧。
大白鹅:crazy不做饭的吗?
crazy:平时我也经常做的啊,但是不怎么好吃就是了。
HL:他已经进步很多啦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HL:我。
大白鹅:为…为什么?(看向crazy)
HL:虽说暧昧期应该很美好,但是其实对我来说是蛮痛苦的一段时间,一方面觉得我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另一方面又觉得其实他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那样,很多事情不敢去做或者去说,所以后来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crazy:(默默握住HL的手)
大白鹅:啧啧,crazy确实浪的可以呢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crazy:喜欢到为了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吧。
HL:一样呢。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crazy:(快速突然地)爱。
HL:(惊)嗯嗯,以后就都是这个人了。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HL:“我没事”或者“还…”(被捂嘴)
crazy:说啥呢!
大白鹅:……所以只要一个字就看出来的句子,嗯,很微妙的氛围
HL:他两个一起说的时候就更没辙了╮(╯_╰)╭
大白鹅:那对crazy而言呢?
crazy:“我还要再练一会儿”,“今天要吃什么?”大概这种吧……还有就是各式撒娇。
大白鹅:今天吃什么饭之类的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crazy:就是字面意思啊,但是我觉得最痛苦的就是思考要吃什么了_(:з」∠)_(转头)要不以后我来做你来想?
HL:不,我拒绝,你做饭实在太要命了。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HL:问清楚情况吧,不能随便怀疑他。
crazy: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了应该会表现的很明显的,嗯(低头摇摇脑袋)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会离开。
HL:一定不会的(顺毛)。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crazy:会很难过。但是其实真的变心了的话原不原谅都没关系了吧。
HL:不能接受。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HL:一般不会啊,行程什么的都一样,约会一般会安排在假期的
crazy:嗯嗯,一般约会都是临时的决定。

34 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里?
HL:哪里都很喜欢,最喜欢……眼睛吧。
crazy:这个问题也太困难了……手吧。
大白鹅:所以crazy是手控~
crazy:你为啥就抓着我不放?
HL:(微笑)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HL:认真训练思考的时候,还有就是嗯,被c到唔……(被捂嘴)
crazy:你怎么今天话这么多啊。
HL:(笑)为了让你“活”过来啊。
大白鹅:(我什么都没有做哦~)那crazy君更喜欢什么呢?
crazy:差不多一样,他clean之后胜券在握的样子也非常性感。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crazy:其实没有什么训练,可以什么都不干,只和他在一起就让人心跳加速呢。
大白鹅:意外的要求低呢crazy。那有没有那种特别的时候?
crazy:这样的话,就是他只看着我。他眼里只有我的那种感觉。
HL:这样啊~我觉得也差不多是独处的时候,还有就是在比赛场上看到他的时候。
crazy:(扶额)不,上赛场都会心跳加速吧,我觉得跟我关系不大。
HL:看到你会更明显,而且你在赛场上的时候我也会心跳加快。

37 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HL:逗他的时候有吧,不擅长。
crazy:你不擅长谁敢说擅长啊?没有,不擅长。
HL:你板着一张脸却一直说没事这种事不是成天发生么……
大白鹅:都是没什么关系的谎言啦~(奇怪的矛盾点,真是如履薄冰的访谈_(:з」∠)_)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crazy:和他一起滑冰,双人的那种,或者和他在一起什么都不用干的时候。
大白鹅:什么,双人?哪种啊?
crazy: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双人滑,就是那种两个人滑一样的动作或者做一些简单的配合那样的。
HL:还有就是和他一起做饭,看小孩笨笨的但是又很努力的样子实在太好玩了~

39 曾经吵架么?
HL:就像你看到的,会。
crazy:嗯嗯。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crazy:主要都是和训练有关的事情。
HL:有时候训练时间的安排或者关于动作理解方式不一样,就会有冲突。
大白鹅:所以学霸情侣吵架内容也是学习……_(:з」∠)_天呐。

41 之后如何和好?
HL:冷静下来其实就很容易了,先服个软,或者撒娇卖萌啊什么的,他就乖了。
大白鹅:就是要顺毛。
crazy:差不多这样吧,偶尔也会在床上解决(笑)。
HL:就你能想出来这种主意,就不担心我生气弄伤你啊。(敲额头)
crazy:因我我相信你不会弄伤我啊~(邪邪一笑)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HL:我们不会有转世啦,现在和他在一起就要好好珍惜。
crazy:不管转不转世,都希望能和他在一起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crazy:他做饭做家务的样子,每天睡觉搂着我的时候。
HL:crazy做家务的样子也很温馨,偶尔的占有欲还有睡觉总是被他抱着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HL:这个题怎么答?我觉得真的爱的话不管做什么都会流露出来的,不是刻意而为的。
crazy:嗯嗯,很难说究竟会怎么表现怎么改变,但是所有事情都会因此改变。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crazy:他怀疑我的时候。不管是怀疑我的训练还是怀疑我去撩别人。明明信任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HL: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大白鹅:虽然信任是很重要的但是crazy你有时候真的让人很不放心啊…
HL:小孩已经很努力了,你不可以这样说他。
大白鹅:啊啊我道歉……(护短真严重),那对HL而言呢?
HL:他明明有心事却不说的时候。
crazy:我……我有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捂脸)以后不会这样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crazy:……韭莲吧。
HL:(笑)拿那么小的花形容我啊,crazy的话,更像百慕达,坚韧。
crazy:百慕达就很大只吗?韭莲也是差不多的花语啊,坚强的面对挫折什么的,不是最像你了么。
大白鹅:(一个一个都什么玩意)你们真的不是拿百度现查出来的?
HL:你不要小看羽生的科学素养。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crazy:没有。
HL:……有。crazy也有呢,不过我都知道。
crazy:???
大白鹅:……什么鬼?可以说吗?
HL:crazy每次没有比好晚上就会早早上床然后一个人偷偷掉眼泪,还以为我不知道。(摸摸头)
crazy:明明没有!那是因为你要好好休息所以才早上床的。
HL:人在床上没睡着的话一定是有动静的,每次你上去之后都得一两个小时才消停。
crazy:啊……?我明明有注意很安静的啊。
HL:这么说你真的是在上面哭那么久才睡啊(笑)。
crazy:过分啊你!(气)
大白鹅:看来HL对都很腹黑啊……
HL:以后不许了,知道没有。(搂)
crazy:啊……嗯(脸红)。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crazy:总是不能clean,拉他后腿。
HL:没有,你已经很好了。我的话是觉得自己不够强大吧,不能保护他。
crazy:我也不用你那么保护啊喂
HL:但是看着外面的流言总是中伤他,我也很难受。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crazy:喏(看台下)……秘密啥啊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crazy:其实每个考斯藤的生命都很短暂的,我只能说在我还有意识的时间里,我都会一直爱他的(深情)。
HL:嗯…不要这么煽情啊喂,我也是(吻手背)。

——tbc——

ps:可以期待后50问哦,我已经写了5000+了
(⁄ ⁄•⁄ω⁄•⁄ ⁄)

【试水】HL×crazy相性100问

【互攻依旧】【OOC严重】【只有1-9问】
其实差不多已经写完了但是感觉互攻太难驾驭了,想听听大家的意见……_(:з」∠)_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能写这么多字……
——————————————————————————————
正文:

大白鹅:大家好,欢迎来到HL×crazy相性100问的现场,我是主持人星降!
crazy&HL:大家好~
大白鹅:(翻问题)一开始的几个问题可能有点无聊,不过我们抓紧时间开始吧!

1 请问您的名字?
crazy:Let's go crazy,一般都叫我crazy。
HL:hope and legacy,简称HL。

2 年龄是?
crazy:23
HL:23

3 性别是?
crazy:男……前面几个问题真是有够无聊啊
HL:你觉得我是什么性别呢?(笑)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crazy:比较坚持,还有就是很会玩~
HL:相对来说柔和一些呢,比他认真吧。
crazy:你那叫做较真……
HL:总要坚持一些重要的东西嘛。

5 对方的性格?
HL:很坚强很努力的人,但是内心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势与放纵,更像需要关注的小孩子。
crazy:哪里小孩子了!(扬下巴)
HL:只对我小孩子嘛~
crazy:他是真芝麻汤圆吧,看上去很柔软其实内心非常强大,做事异常坚持又正经,也很能抗压。虽然有时候会有点无聊但是这个赛季他的贡献非常重要。
HL:你也一样重要,(拍crazy肩膀)我最好的战友。
crazy:(笑,扭头看HL)你也是。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crazy:在冰场啊。16年夏天。那时候他还不是现在的样子,不过都很美好。
HL:是的,我记得我刚出来的时候他就在冰场旁边站着。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HL:训练非常认真,但是当时觉得很不靠谱
crazy:你还不是被我撩到了?
HL:……嗯认真的样子还是很帅的。(开心)
crazy:他是很执着很坚韧的人吧,但是意外的温柔,那时候哪里知道是个芝麻团子啊哎……
大白鹅:所谓表里不一的最佳组合?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crazy:外表?啊不,其实都很喜欢。
大白鹅:……(●—●)只是外表嘛?
crazy:最初就是因为他的外表还有执着被吸引的啊,但是深入之后发现他温柔表面下强大的内心更吸引人。
HL:都喜欢。他不管怎么样都很可爱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HL:到处撩人。
crazy:我已经收敛好多了啊……
HL:你那也叫收敛?
大白鹅:那crazy呢?
crazy:训练时间总是很长,每次可以在一起的时间都很短而且都是很疲惫的样子。
HL:你训练时间也很长吧……
crazy:没你那么长得夸张。
HL:十个小时和十一个小时有差吗?
crazy:我起码不会在更衣室睡着!
大白鹅:这个都是难免的吧,大家都是顶级的选手,训练时间肯定会很长。
crazy:但是不能每天都练到这么极限啊。
HL:就是这样所以你到最后也没有clean!
crazy:(突然沉默)
HL:(语速飞快)对不起,对不起crazy,不我没有这么想。对不起。
crazy:一直就是这么想的对吧(苦笑),对,我拉了你的后腿,你去找叙一吧,我还在这里干嘛。(离开座位站起来)
(台下的叙一:(●—●)猝不及防一波躺枪?)
HL:(一把抓住)不,你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对不起,(哭腔)真的对不起,你已经做到最好了,对不起……(使劲拉住)。
大白鹅:别激动别激动
crazy:不我不想继续了,到此为止吧。(离开)
HL:(飞快的追出去)crazy!
大白鹅:(●—●)……我该怎么办……

————tbc————

酒吧一夜(hl×crazy) 一发完

警告:小学生文笔,互攻,清水(如果我能编出来2的话可能就不是清水了)
开车失败的产物,很明显的烂尾……?🙃
第一次写同人文,欢迎捉虫_(:з」∠)_
设定crazy是嘴上很会撩其实内心很乖的小孩,hl是表面人妻的芝麻汤圆……
——————————————————————————————

Crazy不见了。
HL面对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花了一段时间才接受这个消息。Crazy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是对HL来说,他从来都不会是一个意外因素,每次比赛即使短节目发挥得再糟糕,crazy也会努力地保持平静,仔细地跟HL分析情况,减少自己对HL的影响。

而且早上事情发生的很自然,当羽生告诉大家他决定选择叙一的时候,crazy只是呆呆地望向冰场,过了一会儿之后点了下头便往冰场外走去,没有忘掉冰刀套,甚至也没有忘记关门。尽管HL知道crazy会很难过但是他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他觉得crazy应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恢复。之后羽生又叫他们几个长节目留下来讨论节目构成,所以HL并没有追上去,中午吃饭没有见到crazy也只以为他是心情不好出去转了。

直到晚上练习结束,他做好crazy最喜欢的饭团,却独自等到八点也不见crazy回来,HL才真正意识到问题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他突然开始懊悔自己当时没有拦下crazy,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问题。同时他也开始想,
Crazy会去哪儿?

HL毫无头绪,crazy和他平时去过的地方不多,除了冰场和附近的公园他们几乎不去别的地方,去过一次酒吧但是因为他们都不太能喝酒的缘故便再也没有去过了。HL想了想决定先下附近找找,同时给羽生打电话,让他和其他的考斯藤们帮忙找crazy。第一次HL如此担心一件事,他一直以为不能clean是他唯一担心的事情。

直到晚上十点多,HL终于在一家酒吧找到了crazy,喧嚣的酒吧里,很明显已经醉了的人在灯光下跳JAZZ,脸上带着泛红的酒气,马甲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了,剩下的紫色衬衫几乎打开了所有的扣子,一直保持整齐的大背头也有点松散下来。crazy的动作随着音乐和人群的声音越来越过分,波浪,滑跪……音乐告一段落时仿佛很热一样扯扯领口却又在下一秒抬起眼向着人群微微勾起嘴角一笑……HL的担心逐渐变成了愤怒,穿过人群把crazy拉出来冲出酒吧。

“啊……”被冷风吹过,crazy稍稍清醒了一些,挣了挣被HL捏的生疼的手,“小九…?你怎么……?”

“……”HL也没有说什么,虽然很生气但是这里不是发作的好地方,更何况对着一个酒鬼,抱住crazy,在他耳边说,“回家吧,好不好?”

“你生气了?”crazy稍微推开HL,扶住他的肩膀。

“……没有。”是,HL想说,但是他也知道crazy心情不好,也需要发泄,所以他说不出来这样的话,crazy从来都是只会嘴上叫嚣,却并不真的做事出轨,到如今这个地步,crazy一定是非常难过。但是他还是生气,气他不告诉自己就跑掉,也是气他根本不管自己的安全就跑去酒吧一个人喝的大醉。

“不,九宝……你生气了。”crazy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然后又回抱回去,或者说更像是歪歪扭扭的贴回去,“但是你觉得……我跳的,好不好看?”说完又蹭了蹭HL的脖子。

“……不好。”我不喜欢你在别人面前这个样子。

“嘿嘿……”crazy笑开了,已经没了造型的头发随着他的抖动蹭的HL痒痒的,“那我回去了,你们都不,不喜欢,但是他们……嗯…喜欢我。”

说完就放开HL向酒吧走去。

“唔……”crazy被HL拽到一遍抵着电线杆吻了上去。
用手扶着crazy的头,HL的动作毫无温柔可言,几乎是在啃咬crazy的嘴唇,另一只手扶上crazy的腰把crazy拉向自己。然而与往常不一样的是crazy并没有怎么回应,似乎只是呆立在那里让HL发泄。最初的愤怒过后HL渐渐意识到了crazy的反常,想要停下却反被crazy抱住,回吻回来,抬手才发觉一手凉意。

HL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把crazy搂得更紧了一些,另一只手顺着crazy的大背头滑倒脊背,向哄小孩一样顺着crazy的气息。

小孩受伤了啊……

不想crazy却激动了起来,停下动作趴在HL肩上抽噎,眼泪鼻涕胡乱蹭在HL的衣服上,断断续续地“你们…都不要我..我了…连你也是…我明明…”声音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接下来要说什么。正当HL等待的时候,怀里的crazy突然开始挣扎起来,一边喊着“你走啊!还来找我干什么!谁要你来了!”

crazy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明明是最难过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自己最可以依靠的人却无动于衷,他清晰的记得自己走出冰场的时候没有人来安慰自己,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得到。整个白天他都呆在他们常去的公园,一个人发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以后要去哪里,会怎么样,应该做什么…还有那么漫长的退役时光,对他这样一个没有得到什么荣誉的考斯藤而言,未来看起来那么空洞害怕。更令他难过的是整个白天,或者说几乎一天他都没有等到HL,他总是望着小路,希望能在路的尽头看到熟悉的身影,却在十几个小时的等待之后选择了放弃。他也在想,是不是自己没有什么成绩所以什么都不值得,是不是HL也不要他了,每当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crazy就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他努力的避免自己往这个方向去想,一部分的他还是愿意相信HL只是忙,但是他越是逃避这个想法,这个念头就越是纠缠着他。最后他放弃了自我折磨,随便进了一家酒吧,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跳舞的,到底是谁脱了他的马甲,但是他也不在乎,他真的被压抑太久了,他喜欢人们毫无节制的欢呼,所以他也肆无忌惮的散发荷尔蒙,直到他被HL捉住。他以为HL会指责他一顿,这样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怼回去,但是HL没有,HL的安慰让他更觉得难过,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突然发现会安慰自己的大人之后会变本加厉的哭诉一样。Crazy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但是被酒精影响的头脑让他无法想那么多。

HL知道crazy的一贯脾气,越是难过的时候越会排斥别人的安慰,但是其实又特别渴望别人的安慰,这个时候只要强硬一点就好了。正好crazy喝完酒没有太多力气闹腾,HL还是稳稳的把crazy抱在怀里。

“可是我喜欢你呀。”HL等crazy稍稍安静下来之后在crazy耳边说,“我不来找你,你不见了我怎么办?”说完吻了吻他的耳朵。

“……”crazy突然愣住了,感觉一股热流从耳朵尖炸开,少见的来自HL的直接表白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回家吧。”

“嗯。”

end